首页 新闻 教育 关注 就业创业 青年之声 公益众筹 青年购物 图片

健康

旗下栏目: 旅游 娱乐

鸡鸣村更幽

来源:深圳特区报 发布时间:2018-06-28
摘要:

  出现了儿童的古诗,总是特别有意思,比如“一叶渔船两小童,收篙停棹坐船中。怪生无雨都张伞,不是遮头是使风。”讲两个小童在船中既不划篙又不划棹,只是撑着伞,天上没下雨,他们为什么要撑伞,因为拿伞当风帆。

  又如“小娃撑小艇,偷采白莲回。不解藏踪迹,浮萍一道开。”这是一个年幼的掩耳盗铃者,典型的孩子式思维当然是藏头露尾的,但这一首里同样有趣的是孩子式的语气。

  又如“蓬头稚子学垂纶,侧坐莓苔草映身。路人借问遥招手,怕得鱼惊不应人。”这一首的妙处在于观察入微,对稚子的描述是蓬头,这是第一个入微处,第二个入微处是莓苔的草映在身上,第三个入微处是怕鱼惊,不敢应对路人的招呼,只敢用招手作答。

  写儿童生活,看似简单实在难。多数的写法就是辛弃疾那首《清平乐 村居》已经够好,但也只是匆匆一瞥。很多人说这首词在写儿童这方面是最可爱的:

  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。醉里吴音相媚好,白发谁家翁媪?

  大儿锄豆溪东,中儿正织鸡笼。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。

  这个情景确实是可爱,但对此词我一直有个疑问,顺便说说。首先是:父母太老,孩子太小。小儿卧剥莲蓬固然天真,但父母头发都白了,孩子还如此不知世事,似乎也是压力。

  古人三十岁即有二毛之叹,所以白发翁媪可能只是四十几岁。但如果他们身体好,很可能会有劳动的需要,而不是闲着吴音媚好。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这家人的主要劳动力只有大儿一个。中儿在织鸡笼,这是轻便的活儿,白发翁媪如果身手依然敏捷的话,完全可以顺便帮织个鸡笼,中儿就可以去干别的更需要力气的重活了。很可能是他们确实老得眼花了,织鸡笼都不能胜任。也有一个可能是,这家人需要的农事活很少,他们得以很悠闲。但是既然茅檐低小,说明经济并不富余,若有多余劳力,开荒种植,应是大有作为。

  而且大儿中儿看起来都还没有成家。尽管古人普遍早衰,但古人也普遍早婚早育。 “茅檐低小”这点看,似乎住得偏远,不知有没有可能因为经济问题而致娶妻困难,这种情况今天的乡村仍有,况千年前乎。

  总之,词中情形,初看确实其乐融融。实际情况我也不知道,以上都是胡说八道,其实今天我是想说别的——

  我发现在这辛弃疾的词里,中儿在做的事,跟杜甫的大儿子在做的事,都是一样的,就是,修鸡窝。

  杜甫的大儿子叫宗文,二儿子叫宗武。这两个儿子的个性想必是很不同的,所以,杜甫的偏心似乎也是明显的。他写宗武写得多,对他寄予厚望,“骥子好男儿,前年学语时。问知人客姓,诵得老夫诗。”“骥子春犹隔,莺歌暖正繁。别离惊节换,聪慧与谁论。” 骥子就是指宗武。在《宗武生日》一诗里,杜甫对宗武表达了他的心愿:诗是吾家事,人传世上情。熟精文选理,休觅彩衣轻。

  给宗武写了很多极尽欣赏的诗句,比如“诗是吾家事,人传世上情。熟精文选理,休觅彩衣轻”,给大儿子宗文写的诗呢,也有,但极少,而且更耐人寻味的是,对宗武的期望如此之高,对宗文呢,则是劝他去修鸡窝。

  那首诗叫《催宗文树鸡栅》,写于公元766年,全诗如下:

  吾衰怯行迈,旅次展崩迫。

  愈风传乌鸡,秋卵方漫吃。

  自春生成者,随母向百翮。

  驱趁制不禁,喧呼山腰宅。

  课奴杀青竹,终日憎赤帻。

  蹋藉盘案翻,塞蹊使之隔。

  墙东有隙地,可以树高栅。

  避热时来归,问儿所为迹。

  织笼曹其内,令人不得掷。

  稀间可突过,觜爪还污席。

  我宽蝼蚁遭,彼免狐貉厄。

  应宜各长幼,自此均勍敌。

  笼栅念有修,近身见损益。

  明明领处分,一一当剖析。

  不昧风雨晨,乱离减忧戚。

  其流则凡鸟,其气心匪石。

  倚赖穷岁晏,拨烦去冰释。

  未似尸乡翁,拘留盖阡陌。

  那一年,杜甫在四川夔州(今重庆奉节),诗歌呈现杜甫的典型风格,用木刻般的笔触写生活,即使是很琐碎的生活。先是说了他们家养了大概50只鸡(真不少),在山腰上吵吵闹闹踢踢翻翻烦得要死,目前看,在墙东有块高地可以树栅栏把鸡围起来。

责任编辑:
友情链接: 新华网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 未来网 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网 央视网 东北新闻网 凤凰网 人民网 中国日报网

版权所有:共青团辽宁省委员会宣传教育中心 辽ICP备15014343号

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北四经街28号 邮编:1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