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教育 关注 就业创业 青年之声 公益众筹 青年购物 图片

健康

旗下栏目: 旅游 娱乐

南京城墙砖上的人名

来源:新华日报  发布时间:2018-06-28
摘要:

  “贾一”“李大”“李二”“王三”“张九四”“孙富”“陈贵”“王福”“铁柱”“李黑”……在过往的历史上,底层普通百姓极少有机会留下名字,南京城墙则保存了明朝成千上万生活在底层的百姓名字。

  这要归功于朱元璋建城墙时实行严格的“物勒工名”责任制,一块城墙砖上最多刻有十一层负责人名字,从府、州、县的官员,到下面农村的总甲、甲首、小甲,再到窑匠、坯匠、役夫,都一一注明。城墙砖产地主要来自江苏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五省37府(直隶州)160多个县,今天我们辨认明城墙砖上的这些名字时,像是在读一本明代城墙建造工匠名录,仿佛可以透过历史的底片看到六百年前芸芸众生的身影。

  张富与余贵

  一块来自江西行省袁州府宜春县的城砖上刻字“袁州府宜春县提调官主簿高亨司吏陈廷玉烧砖人李受人户张富”,人户是直接参与烧砖工役的最普通役夫,包括取土、过筛、搅拌泥土、装坯、烧制等繁重的体力活,都由其承担,有的称为造砖人、人夫。一块来自常州府江阴县的城墙砖上铭文为“常州府江阴县提调官主簿魏勉司吏李受正作匠余贵”,作匠就是烧制城砖的窑匠,余贵就是烧制这块砖的窑匠。

  明城墙砖上人名中嵌入“富”“贵”字的很多,除了“荣”“华”“富”“贵”这些字外,“福”“禄”“寿”也是明朝人起名时喜欢用的字。另外很多名字中都有“祖”字,比如李兴祖(庐州府合肥县提调官)、马兴祖(武昌府武昌县提调官主簿)等等,父母的愿望是希望孩子将来有出息,光宗耀祖,一代比一代强。

  张九四与韩四九

  张九四、焦九四、蒋九四、韩四九……这些都是明朝城墙砖上的人名。张九四是临江府新喻县小甲,焦九四是扬州府高邮州兴化县的窑匠,蒋九四是扬州府泰州的总甲,韩四九是临江府新喻县小甲,明城墙砖上还有很多人名是用姓加上数字构成的。研究学者早就注意到元代及明初喜欢用数字入名的现象。比如,朱元璋的高祖叫朱百六,曾祖叫朱四九,祖父叫朱初一,父亲叫朱五四。父亲有四个孩子,依序为重四、重六、重七、重八。所以,朱元璋叫朱重八。朱元璋手下大将常遇春,父亲叫常六六,爷爷叫常重五,爷爷的父亲叫常四三。由此看来,元末用数字起名,是一种风气。

  用数字入名,可能有几种情况。一是按兄弟排行,如李大、李二、李三等。二是按照父母的年龄相加。清朝学者俞樾认为,所谓“以父母年龄合计为名”,就是“夫年二十四,妇年二十二,合为四十六,生子即名‘四六’。”第三,就是按照出生的年月来起名,比如邓正六,可能是正月初六出生的。第四,不是直接用数字,而是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用数字,比如邓文七(南昌府奉新县窑匠)、李笑三(临江府清江县窑匠)、陈兴二(扬州府泰州窑匠)。

  从已经发现的明城墙砖上的名字看,官员的名字很少用数字,用数字的绝大多数是社会底层的窑匠和造砖人夫。

  铁柱与黄牛四

  来自吉安府龙泉县一块城砖上的铭文显示“造砖人夫铁柱”,这个铁柱姓什么?来自临江府一块城砖上铭文显示“窑匠黄牛四”,难道他姓黄?或者他在兄弟中间排行老四,所以在“黄牛”后加了一个“四”字?对于一个底层的劳动群众来说,起名字是很随意的事情,古人有“贱名好养”的说法。

  乡下人起名或者是没有文化的爷爷父亲辈给起的,或者就是请有文化的乡村先生给起的,所以,我们在明城墙砖上看到了很有意思的反差。比如,邓允中(临江府新淦县小甲),刘执中(南昌府靖安县甲首),这样的名字很明显来自《尚书》里的话“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惟精惟一,允执厥中”。董维新(宁国府泾县总甲),来自 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”(《诗·大雅》)。温景行(抚州府宜黄县小甲),来自“高山仰止,景行景止”。这些名字与“铁柱”“黄牛四”“李大”之类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(陈正荣

责任编辑:
友情链接: 新华网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 未来网 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网 央视网 东北新闻网 凤凰网 人民网 中国日报网

版权所有:共青团辽宁省委员会宣传教育中心 辽ICP备15014343号

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北四经街28号 邮编:11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