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教育 关注 就业创业 青年之声 公益众筹 青年购物 图片

健康

旗下栏目: 旅游 娱乐

泽畔行吟记

来源: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:2018-06-25
摘要:

  《杜工部集》中有首并非耳熟能详的诗《入乔口》,在存世的一千多首杜甫的诗中或非上乘之作。这首诗是他晚年“避乱荆楚”、“溯沿湘流”之咏,老病孤舟,心际苍凉:“漠漠旧京远,迟迟归路赊。残年伴水国,落日对春华。树蜜早蜂乱,江泥轻燕斜。贾生骨已朽,凄恻近长沙。”末句实乃心境。此诗由宋至清,在当地传唱不衰,数十诗人更是步韵奉和。

  古镇乔口位于长沙望城境内。荆楚故地之行,初游欧阳询故里,铜官窑遗址,古街乔口,谒祀屈原、贾谊、杜甫之三贤祠。晚归,夜中,听风动湖波之隐隐,吟杜甫悲悯之所咏,遂步《入乔口》诗韵赋得五律以抒怀:“山色谁扶助?三贤拜不赊。江波流日夜,草木映光华。墨迹堪仰止,夕晖正半斜。飞灰窑址寂,不朽是泥沙。”

  发同行陈世旭兄正,他作《和小平兄〈望城怀古〉》,诗并小序云:“昨夜早睡,晨起见小平兄望城怀古大作,深服其才。打油凑趣,以表钦慕:岭表驱车过,峰回路已赊。望城开落廓,乔口竞荣华。街尽人商贾,桥横屋正斜。凭栏一怅望,新酒酹长沙。”拙诗不免沉郁,和诗则寓清新之意,正应了古人“歌诗合为事而作”的理念。望城,当然已非千年前杜甫所处时的景象,旧貌换新颜,云胡不喜?

  次日,众人登黑麋峰,同行的北京晚报的张逸良君约了采访,不能同往。晚上忽见他发来一首诗:“夜梦斑马湖映月,朝闻湘江雨落声。未临黑麋虽叹惋,桥驿草木亦倾城。”看来仍是心存遗憾。黑麇峰是长沙最高峰,海拔590多米,唐代时称“洞阳山”,道家三十六洞天之二十四洞,传吕洞宾曾骑黑麋鹿至此。山间有三个人工湖,为水库发电之用。细雨中登峰,尽揽湖光山色,古寺通幽;未游,当为一憾。看他的诗,也作一绝唱和:“霏霏细雨望湖波,新寺峰头云自拂。飞落碧蝉人不觉,只听葱绿唱山歌。”诗后注云:“细雨中登黑麋山,俯瞰湖波,眸尽葱绿。逸良老弟访书而不至,或书香之雅胜于登临,亦未可知。”他采访的是一位藏书家,故有“书香之雅胜于登临”之谑。

  诗中的“飞落碧蝉”是一个典故。当时登山游黑麋寺后,在寺墙外围坐品茶,一只翠绿色的小蝉落在果盘中的瓜块上,世旭兄将小蝉捧在手上,让众人拍照。小蝉通体翠碧,还有类篆字的纹路,与北京那绿色小蝉“伏天儿”似非同一品种。后来,世旭兄将它放飞于草丛间,一众随之下山。但他走出近百步后,这只小蝉又飞到他肩上,世旭兄便将它再次放飞。谁知他坐高铁回广州后,发来微信:“真是有点奇了。昨晚回家大热,只好光膀子,脱老头衫时忽见那蝉被抖落在地,赶紧拾起,放进一塑料桶。今早见朱小平微信说到昨日事,又去找,蝉居然仍在,小心捻起放到阳台的花叶上,拍照,任其飞走。回屋做早饭。约半小时后,再去阳台,蝉已不见。愿其远走高飞,好运。”真令人啧啧称奇。近邻黑麋寺,难道蝉也有灵性,前世是小沙弥?

  我将诗和蝉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中,一位研究昆虫的友人见告:“蝉,品种不同,但皆蛰居地下数年至十余年,出土则为繁衍后代。脱壳幼蝉会猛吸树汁。瓜多汁,蝉如饥吮也。依附人体,则与蝴蝶类同,也需少许盐分。”看来此事与佛性无关。古人如骆宾王、杜甫等多有咏蝉诗,托物寄远,寓意不仅仅是咏蝉了。

  孔子云:“小子何莫学诗?诗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。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。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至于吊古咏史,抒写沧桑,今人比古人真是逊色多了!不过,晚清诗坛的领袖陈衍说:“诗虽小道,却是个人的性情语言,且有时足以发明哲理。”不知世旭兄和逸良以为如何?(朱小平)

责任编辑:
友情链接: 新华网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 未来网 中青在线 中国青年网 央视网 东北新闻网 凤凰网 人民网 中国日报网

版权所有:共青团辽宁省委员会宣传教育中心 辽ICP备15014343号

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北四经街28号 邮编:110003